(名著导读)《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人物速写

格里那凡爵士


       这本名为《格兰特船长的儿女》的小说,其主人公并不是格兰特船长,而是以格里那凡为首的那些为寻找格兰特船长而历尽艰辛的人们。格里那凡作为队伍的核心和领袖,其高雅的气质和执著的精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执著的探访者
  因为一封漂流瓶中的求救信,格里那凡率领他的船员们从北半球的苏格兰出发,沿着大西洋一直向南,穿过赤道,绕过南美洲南端的麦哲伦海峡,进入太平洋,到达目的地智利。然而在巴塔戈尼亚,他们并没有寻找到格兰特船长的踪迹。沮丧袭上了每个人的心头。可你千万不要以为格里那凡是个轻易言败的人,他们决定沿着南纬37度11分横穿南美洲大陆。在旅途中他们历尽艰辛,翻过了高大的安第斯山脉,穿越了广阔的潘帕斯草原,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放弃吗?不!他们又按照新的线索,乘坐邓肯号一路向东,沿着南纬37度线经由大西洋和印度洋,到达了澳大利亚大陆。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匪徒的袭击,虽然历经千难万险穿越了澳洲大陆,但却失去了邓肯号。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又按照新的线索,雇船来到了新西兰,在这里,他们又被吃人的土人所俘虏……一次一次的天灾人祸,一次一次的艰难险阻,一次一次的失败挫折,都没有让他们停止寻找格兰特船长的步履。
  当我们在经典名著中,一次一次地为那些执著而坚定的英雄所感动的时候,请不要忘记凡尔纳笔下的格里那凡爵士吧,因为他和他的团队身上最不稀缺的恰恰也是这样的伟大品质!
仁慈的父亲
  真正果敢坚毅的人,其内心往往都是细腻而丰富的,格里那凡爵士也正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寻找格兰特船长的过程中,他情不自禁地把自己当作了格兰特船长的两个孩子——玛丽和罗伯尔的父亲,他用仁慈的爱呵护着两个失去庇护的小鸟,用刚强的意志支撑起他们柔弱的内心。
  让我们且看两个典型的细节吧。
  在翻越安第斯山脉的时候,他们遭遇了大地震,随之而来的山体滑坡使得众人都自顾不暇。等到安静下来的时候,大家发现罗伯尔不见了。且让我们看看格里那凡伤心的表现:他先是率领大家到处寻找,“一个钟头过去了,爵士又恳求再给他一个钟头,看他那样子就仿佛是死囚在恳求再延长他一个钟头的生命一样”;一无所获的时候,他“万分悲痛,不说别的话,只是叹息着:‘我不走了!不走了!’”虽然所有的人都意识到罗伯尔已经没有了生还的机会,他还是“在山里彷徨了一整夜”,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这里……这份真诚的情感来自于他对罗伯尔真诚的爱和关怀。要不是作者巧妙地给我们安排了罗伯尔的回归,恐怕我们也要随着格里那凡而伤痛欲绝了。
  在潘帕斯草原上,格里那凡、罗伯尔和塔卡夫三个人遭遇了红狼的袭击。弹尽粮绝之际,格里那凡心中想到的只是罗伯尔,“他抑制不住感情的冲动,把孩子拖到怀里,紧紧地抱在怀里,吻着他的额头,同时,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睛里流出来。”而当塔卡夫想出一个冒险引开群狼的主意时,他坚决要求自己前去,他嘴里说的是“让我去!你救这孩子!我把他托付给你”。在生死之际,我们感受到的是一个父亲发自内心的最真诚的爱。
坚强的领袖
  格里那凡是苏格兰人,在当时苏格兰和英格兰的民族矛盾中,他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正因为此,他对格兰特船长的寻找不仅仅是出自于道义,更是志同道合者的惺惺相惜。寻访格兰特船长的队伍带着满怀希望起程,经历了一次次的挫折,一次次的打击,然而他们始终能够坚定不移、团结一致,不能不说是因为有格里那凡这样一个主心骨。
  不能忘记在翻越安第斯山脉无路可走的时候,格里那凡的一句“你们愿意硬走过去吗?”马上赢得了所有队员的呼应;不能忘记在澳洲被土匪围困的时候,他们需要一个人冲出重围,已经负伤的格里那凡的一句“我不能把我该冒的危险推给别人”,让所有的成员为之感动;更不能忘记的是他们被土人俘虏的时候,他始终都是站在最前面,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换回其他同伴的生命……
  是的,从汤姆·索亚身上,我们读到的是孩子的纯真;从鲁滨孙身上,我们读到的是面对困境时的坚强;在堂吉诃德身上,我们读到的是理想主义的光辉;而在格里那凡身上,我们读到的是卓越的指挥才能和超凡的领袖魅力。
  也许我们的生命中不会有如小说所叙述的这般冒险的机会,但我们从格里那凡等英雄的身上,可以知道成为一个英雄所应具备的品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