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我爱老柳树

  去年夏天,我去京西凤凰岭旅游。在龙泉寺后面的山野中,邂逅了两棵老柳树,我至今难忘。
  那一天,我沿着山路走去,突然看到了两棵老柳树,长在路的两旁,好像在夹道欢迎我来“寻根问柳”。
  左手边的老柳树,看上去好像是位饱经风霜、历经数劫的老人,虽伤痕累累,却精神矍铄,依然焕发着青春的气息。这棵约有500年树龄的老柳,主干已经枯干,也许它曾遭遇过天火雷劈,灭顶大雪;也许它遭遇过砍树剥皮,虫灾旱灾……
  在干枯的老柳树根部新长出的柳树,我看也少不了有百年树龄,现在已枝繁叶茂,英姿风发,俨然是位春风得意的将士,在大路旁保护着行人的安全。它不辞辛劳,日夜值守,不畏风霜雨雪,不畏炎日酷暑,无怨无悔地坚守职责,令人肃然起敬!
  也许是大风或者大雪的缘故吧,右手边那棵老柳的枝干,已经从主干上被活生生劈了下来,几乎被劈断了,仅仅留着一点点的树皮。意想不到的是,劈下来的枝干,竟然已经长出了新叶。倒下去的枝干一头已经钻进了泥土,生出了根,我真叹服它生命力的强大。
  我仿佛来到了一位身经百战、九死一生的老祖宗身旁,聆听他的教诲。我为之感叹,我为之自豪,我有这样一位值得骄傲的“祖宗树”!
  在老柳树下,我仿佛看到了柳氏家族数千年变迁的缩影。
  柳氏鼻祖柳下惠,姓展名获,春秋时期鲁国(今山东)人,道德高尚,“坐怀不乱”,著述甚丰,兴教育才,诚实守信,秉公执法,爱国爱乡,主张和平,被后人尊为“和圣”。他食邑柳下,子孙因以柳为姓。秦末柳下惠裔孙柳安,迁居河东(今山西运城)。之后,河东柳氏光耀古今,柳氏家训泽被后世。
  柳氏人才辈出,有柳庄、柳公权、柳宗元、柳永、柳开、柳贯、柳亚子等先哲名贤。数千年的柳家历史,出过多位宰相,也出过驸马,忠臣名宦数不胜数。可也少不了被满门抄斩,或贬谪边地,家族的发展总是伴随着厄难与变故!
  柳氏家族,仿佛是奔腾不息的长江黄河,仿佛也是京西凤凰岭的老柳树!
  在老柳树下,我也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1996年,我从浙江金华乡下的小村庄,赤手空拳到北大游学。我捡过砖头,抄过信封,住过没有暖气的仓库,也打过工,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过努力。
  一眨眼,时间过去了十多年,现在的我,谈不上功成名就,不过也已在北京成家立业,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出版了个人的著作,并在海内外发表了千余篇文章,这些不正是我的“祖宗树”——老柳树,给我以生命的遗传与精神的滋养吗?
  我爱老柳树,我爱“祖宗树”,在这里我找到了我生命的根!(柳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