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作文素材运用指南)技法:剪辑组合·拓展引申

 


【技法讲解】


世界上的人和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相互关联的。认识人和事物,把本质上相近或相似或有一定关联的几则素材(人物素材或诗词、事物等其他素材),按照一定的话题或主旨,串联起来,组合在一起,如同电影中的蒙太奇手法展现在读者面前,则能使文章素材显得滚滚不绝,内容充实。运用这种素材,有以下几种方法。


一、同向组合,连珠缀玉。


写人或叙事时,倘若只用一个素材,会显得很单薄。此时不妨根据表达的需要,把人物或事件本质相同但类型不同的素材组合叠加在一起,求同去异,以形成集团效应。这样会显得材料充实,内容丰富。如刘丽华《父爱是部连续剧》这样写道:


或许做儿女的,都和我一样,总以为,父爱跟母爱比,少了很多。可自从父亲走了,时常忆起他时,我才意识到父爱就是一部连续剧,一时半会儿也播不完,只能分集进行。


父亲唱红脸。小时候,我很淘气,父亲打我,一旁的母亲很心疼,却不敢袒护。父亲的鞭子似乎没有理由停下来,一鞭接一鞭,直到我大哭求饶才停……晚上,我偷听到父亲在责怪母亲没过来抢鞭子,让他把我打狠了;母亲说他那么舍得打,她哪敢劝啊。父亲说以后对孩子,就得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父亲的尾数。父亲一向工资只留点尾数,都如期交给母亲。我们兄妹想吃点零食,或琢磨着买个玩具什么的想要零花钱,一般向母亲张口,但基本上得不到满足。转头向父亲伸手,父亲很给面子,就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扁扁的钱包,打开,抽几张角票块票递过来,见者有份,皆大欢喜。父亲的“尾数”也就瓜分掉了。


父亲的加班费。有一年国庆节,在县城的父亲没回来,他值班三天。我被开水烫了双脚,脚背全是水泡。母亲给父亲打电话,父亲连夜往家赶,走了几十里夜路,一进家门,已天亮,他啥也没说,小心翼翼背起我往医院赶。当护士给我吊好点滴瓶后,父亲才把裤腿卷起,让护士给消消毒。此时,我看到父亲的脚皮开肉绽,手也擦破了皮,原来,父亲摸黑走路摔了一跤。那次,父亲的加班费,就成了我的医药费。


还有,父亲陪读、父亲兼职、父亲采药、父亲的硬道理……原来父爱那么多,说不完,也道不尽,点点滴滴,连续成集,且集集关联,牵肠挂肚。它就是一部长长的亲情连续剧,在儿女记忆的荧屏上,反复重播。


亲情是一根古老的藤,承载着对岁月的眷恋;亲情又是一帧帧唯美的画,在脑际不断重现。这里作者采用镜头组合的方式,将父亲记忆的素材,化为一部部生动精彩的连续剧,如同电视连续剧播一般不断呈现在读者面前,这样不仅富有情趣,吸引读者,更便于组织材料,让父亲爱的事迹更多地闪亮登场,与读者见面。


二、异向组合,对比映衬。


古人说:“无反,则正不显。”所以,可以把性质相反或相对的素材进行强化组合,并做纵向或横向的对照比较。在分析和阐明二者的差异之后,文章的观点就会赫然呈现,给读者极大的震撼力。如鲁迅的《阿长与<山海经>》一文。作者展现阿长的形象,就采用这种素材技法,作品开始选取了阿长种种让人“讨厌”甚至“憎恶”的素材,如她“喜欢切切察察”,她常向母亲告“我”的“状”,她睡相不好,她规矩太多,她谋死了“我”的隐鼠等等,正当读者认为长妈妈在“我”眼中一无是处之时,作者笔锋陡然一转,选取了她为“我”买回《山海经》的一事,正反组合,两相对照,人物个性更加鲜明突出,也能使文章结构波澜起伏。


三、层递攀升,延伸组合。


即选取具有递进关系的素材加以组合,层层推进人物或事件,也就是说,运用这些素材时,可以由小到大进行安排,使语意逐步加深,层与层之间形成递进关系,使人物不断丰富,事件内涵不断丰富。如散文《花开时间》一文中这样写道:


常青树的哀叹


传说在植物王国里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仙子让万木和百花选择一个展现自己的季节。于是,腊梅选择在冬日里挑战严寒,垂柳选择在夏天时花枝招展,菊花选择在秋季时绽放路旁……常青树无论春夏秋冬都披着绿色的衣服在天地间伫立,可是它却被一种寂寞袭击,它选择了四季常青便注定了在万物凋零时独自孤单……一次冲动的选择带来千年的遗憾,遗憾幻化成如刺的绿针让它饱经轮回的岁月……


狗熊的自怜


有一则童话,狗熊被狐狸骗到了冰面上,坐在冰洞边用长长的尾巴钓鱼,结果长长的尾巴被冻断了,只留下短短的一截。每次去动物园经过熊山时我总在想,这可怜的大东西看到孔雀翘起美丽的“羽扇”向世人炫耀时会想些什么,或者看到浣熊坐在树枝前垂下毛茸茸的尾巴时又会有怎样的遐想?难怪每次我看它的时候,它的眼睛里都流淌着哀怨,它在自怜,它在遗憾。要明白,失去过便永远地失去了……


难言


毫无感情的动植物尚且如此,更何况人呢?……人这一辈子都在遗憾,今天遗憾着昨天,转瞬间,今天又成了明天的遗憾……


这里,作者选取植物、动物和人的素材来说明“遗憾”,在并列基础上进行简单改造,便成为一种层进式,植物——动物——人,即物犹如此,人何以堪,层层深入,步步攀升,读来自然而然,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地获得读者的共鸣。


【范文引路】


大师的天真


 



初夏,读林风眠。先生爱画小鸟,翠绿的树枝上站满了小鸟,鸟儿圆圆胖胖的身子挤在一起,三三两两,成群的小鸟和椭圆的树叶相依相伴,交相辉映,如同孩子作画,画得满满的,没有留白,给人视觉上极大的满足感和喜悦。那些小鸟分明是一群可爱的孩子,挤在一起嬉戏说笑着。看他的画,仿佛听见春风中几声清脆的鸟鸣。先生笔下满纸皆是天真,能与孩子的心息息相通,分明是童心对童心。


齐白石早年以卖画为生,为了便于计算,在门上贴着润格:“白石画虾,十元一只”。有一位求画者很有意思,给了白石老人三十五元钱,想看看大师如何作画。结果,白石老人画了三只虾,清润透明,栩栩如生,只是,另外的半只虾藏匿在水草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虾尾巴——妙趣横生,令人莞尔。多么聪明又可爱的老人,这幅画也表达了画外有画的意境。原来“小气”的大画家齐白石,有着一颗天真未泯的童心。想必求画人捧着这幅画,一定忍不住笑了。


天真,是艺术创作必需的气质。大师者,皆怀着一颗天真之心的人,也用一双孩童般纯净的眼睛看人生观世界的人。


我的枕畔常放着丰子恺的漫画集,静夜里随手翻阅,有孩子桃花溪流小猫风筝——只觉酣然拙朴,如月光盈盈入怀。他家中几个孩子如同一群小燕子一般,阿宝、软软、瞻瞻——孩子们是他的课本,也是他的老师,更是他的作画美好的素材。孩子的游戏,孩子的想象,快乐,举止,行为,言语,孩子的喜怒哀乐,都在他的笔下完美地保留下了,连同他对世间万物的爱。


《花生米不满足》,画上是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坐在桌前,看着桌上的几颗花生米生气了,皱着眉,撅着嘴,嫌妈妈给得太少了不够吃,心里的不满意、不快乐都表现在眼睛眉毛上,寥寥数笔,将孩子的神情描绘得惟妙惟肖。


另一幅画《你给我削瓜,我给你打扇》中,姐姐坐在椅子上削甜瓜,小弟弟拿着大蒲扇给姐姐打扇子,他弯着腰,撅着屁股,双手用力给姐姐扇着凉风。不过他一边扇着蒲扇,口水似乎要流出来了。画中将一个馋嘴的急着想吃甜瓜的小男孩画得生动鲜活,憨态可掬,画中的他们何尝不是你我的童年?读他的画,人的内心一瞬间如棉花般温暖。


丰子恺这样写画儿童画的初衷:“我向来崇敬儿童生活,尤其是那时,我初尝世味,看见当时社会的虚伪骄矜之状,觉得成人都已是失本性,只有孩子天真烂漫,人格完整,这才是真正的‘人’。”


天真是什么?是画家心中对生命的最高审美。


天真,也是成年人遗失在岁月中的一颗珍珠,我们已多少年不再拥有了?没有它,我们还看得见美好、善意、晴空、云朵?


在徽州的小村西递看到一块碑,上面刻着:圣人孩之。一位大家,终生保持一颗儿童般对万物敏感、天真、洁净的赤子之心。他们也是将童年与天真携带一生的人。他们不被俗世的浮华淹没,暮年时放下尘劳和喧嚣,回归生命的本源,也将人生活得通透而豁达。作品越发清澈、透明、雅洁。这样的大师如齐白石、林风眠、丰子恺——读他们的作品,也是感受他们留给尘世的一片冰心。



点评


剪辑组合,拓展引申,本文堪称典范之作。具体分析,本文在运用素材方面,有以下特点:


一、并列选材,纷至沓来。文章选取齐白石、林风眠、丰子恺等大师的生活片段为素材,展现他们天真的个性,素材滚滚而来,俯拾即是,文章内容充实,丰富。


二、层层递进,步步攀升。虽然都是剪辑组合,但写丰子恺又和写齐白石、林风眠不同,后者写的是艺术创作的气质,前者写的则是大师的心灵。从气质到内心,这是一个攀升。


三、引申拓展,众材归一,文章选取齐白石、林风眠、丰子恺等大师素材,阐述要“终生保持一颗儿童般对万物敏感、天真、洁净的赤子之心”的观点,众材归一,材料充实,主题突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