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的心灵做游戏

 一张没有格子、没有折痕的白纸,一支普通的黑色水笔,一个没有人打扰的清晨,你可以做些什么?


    这一切是为开始一个个心灵游戏所做的准备。在白纸上写下你的重要他人、你的支持系统甚至是墓志铭等等,跟随游戏的指导语,就仿佛手握着开启我们心灵密径的凿子和锤子,在不经意间默契地与自己心灵进行沟通与对
话。


    心理学研究证明,游戏对儿童的发展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然而游戏却不仅仅只对孩子才有意义。人生如“戏”,一种轻松达观的态度可能更容易帮我们为自己的生命做出正确的选择,或者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可能都是需要游戏帮助发展的小孩子,在各种负担日益压迫心灵空间的今天,我们更需要游戏这样轻松的形式给心灵以喘息之机。


    交互分析理论的创始人,著名心理学家艾瑞克·伯恩认为,透过游戏可以对自己、对沟通对象、对生活中的搭档或配偶有更为清楚的认识。同样,透过与心灵的游戏互动,我们也能更加深入地了解自己的心灵。


    游戏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


    而游戏也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需要诸多的玩伴、器械及空旷的场地。《心灵游戏》告诉我们,在宁静的时空中,用简单的物品,自己也可以完成有趣的探索游戏。


    前一段时间,正在为准备考研而焦头烂额的朋友打电话来,抱怨正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积压如山的复习题,日渐逼近的考试日期,考不上的焦虑和考上以后的迷茫,都让她有些透不过气,甚至一直向往并坚持的学术道路,也显得有些渺茫了。


    “难道我真的只是为了找一个工作?”她有些沮丧地问。


    太多的问题交织下,我知道片刻的语言是无力的,于是推荐她这本《心灵游戏》。


    “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可能没有时间看书,也没有时间去做游戏。”她歉疚地说。


    这其实是一个固执的借口。时间给予每个人的都一样多,只是人们在分配上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我执意先把书给她,请她放在枕边,并不要求一定翻阅。几天之后,她打电话给我,说书已经看完了,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在那些清晨和午后,她随着简约的文字与自己的心灵沟通,像陪伴孩子一样耐心地与它游戏。


    “做了‘我的五样’这个游戏,才发现我最看重的居然是快乐,游戏的过程有许多挣扎,但得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我却释然了。”她说,“难怪从前觉得自己很努力地做事,心里却一直没有得到满足,原来很多并不是我真心想要的。”


    考研还要继续,而且过程依旧艰苦,但是她为自己的心境与行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安放场所,她明白了一个限度,一个自己不能承受与快乐绝缘的限度。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不了解自己。”她说。


    其实我们何尝不是这样的。弗洛伊德有个著名的冰山理论,认为人的潜意识就像一座冰山,巨大的山体埋藏在看不见的水平面下,而能被我们感知的仅仅是冒出水面的山尖。要获得真正的满足——自我实现,我们必须更深刻地认识自己,潜入水下去窥测山体究竟是什么样的,到底什么才是我们真正渴望的。如果不明白这些,也许忙忙碌碌许多年,做了许多事,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另外一个游戏叫做“你的支持系统”,这也是最让人感动的游戏之一。我的朋友是一边流泪一边做完这个游戏的,她感叹说:“现在才发现,朋友一大帮,却没有几个是我的支持系统,太多时候把精力放在弥补人际关系中细微的漏洞上,而忘记了往生命的主干上添砖加瓦。”


    心灵之门就这样在一个个游戏之间不经意地打开,正如作者所说:“《心灵游戏》是我很心爱的一部作品,写的时候非常用心。那里面描述的游戏,至今我常常还和朋友们一起练习着。……当我遇到非常困惑无所适从的时候,就会做这其中的游戏,好像是在重新温习功课,解答作业。……这些游戏就像老朋友现身,一下子就把困扰我很久的问题解决了。”


    《心灵游戏——心灵成长珍藏本》 毕淑敏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