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导读)《格兰特船长的儿女》细节赏析

【原文呈现】  
  当海伦夫人这样叙述着的时候,小罗伯尔眼睁睁地望着她。他的生命仿佛就悬在海伦夫人的嘴唇上。他的想象力在他的脑子里刻画出他父亲必然会碰到的许多危险:他仿佛看见他父亲站在不列颠尼亚号的甲板上,看见他在海浪中挣扎,他仿佛和父亲在一起,扒住了海边的岩石,后来又气喘吁吁地在沙滩上爬着,离开了海上的狂澜。在海伦夫人叙述的时候,他有好几次嘴里不自觉地叫了出来:“啊!爸爸!我们可怜的爸爸啊!”一面叫着,一面靠紧他的姐姐。
【赏析】  
  看到报纸上的启事之后,罗伯尔和姐姐玛丽找到了格里那凡的家里,海伦给姐弟俩介绍了发现信件的经过和信件上的内容,这段文字细腻地描绘了罗伯尔听海伦讲述时的心理和神情。父亲失踪两年了,孤苦伶仃的姐弟俩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父亲,罗伯尔“眼睁睁地望着她”,“一面叫着,一面靠紧他的姐姐”的举止和他脑海中所浮现的可怕想象,都在揭示着这个孩子的稚嫩和他对父亲无比的关爱。从这段文字开始,小说主人公之一的罗伯尔的形象开始渐渐清晰地呈现在了我们面前。对比着小说后来罗伯尔坚强的表现,我们也深刻领悟到了“越磨砺,越光芒”这句经典广告词的内涵所在。

(名著导读)《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人物速写

格里那凡爵士


       这本名为《格兰特船长的儿女》的小说,其主人公并不是格兰特船长,而是以格里那凡为首的那些为寻找格兰特船长而历尽艰辛的人们。格里那凡作为队伍的核心和领袖,其高雅的气质和执著的精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执著的探访者
  因为一封漂流瓶中的求救信,格里那凡率领他的船员们从北半球的苏格兰出发,沿着大西洋一直向南,穿过赤道,绕过南美洲南端的麦哲伦海峡,进入太平洋,到达目的地智利。然而在巴塔戈尼亚,他们并没有寻找到格兰特船长的踪迹。沮丧袭上了每个人的心头。可你千万不要以为格里那凡是个轻易言败的人,他们决定沿着南纬37度11分横穿南美洲大陆。在旅途中他们历尽艰辛,翻过了高大的安第斯山脉,穿越了广阔的潘帕斯草原,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放弃吗?不!他们又按照新的线索,乘坐邓肯号一路向东,沿着南纬37度线经由大西洋和印度洋,到达了澳大利亚大陆。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匪徒的袭击,虽然历经千难万险穿越了澳洲大陆,但却失去了邓肯号。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又按照新的线索,雇船来到了新西兰,在这里,他们又被吃人的土人所俘虏……一次一次的天灾人祸,一次一次的艰难险阻,一次一次的失败挫折,都没有让他们停止寻找格兰特船长的步履。
  当我们在经典名著中,一次一次地为那些执著而坚定的英雄所感动的时候,请不要忘记凡尔纳笔下的格里那凡爵士吧,因为他和他的团队身上最不稀缺的恰恰也是这样的伟大品质!
仁慈的父亲
  真正果敢坚毅的人,其内心往往都是细腻而丰富的,格里那凡爵士也正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寻找格兰特船长的过程中,他情不自禁地把自己当作了格兰特船长的两个孩子——玛丽和罗伯尔的父亲,他用仁慈的爱呵护着两个失去庇护的小鸟,用刚强的意志支撑起他们柔弱的内心。
  让我们且看两个典型的细节吧。
  在翻越安第斯山脉的时候,他们遭遇了大地震,随之而来的山体滑坡使得众人都自顾不暇。等到安静下来的时候,大家发现罗伯尔不见了。且让我们看看格里那凡伤心的表现:他先是率领大家到处寻找,“一个钟头过去了,爵士又恳求再给他一个钟头,看他那样子就仿佛是死囚在恳求再延长他一个钟头的生命一样”;一无所获的时候,他“万分悲痛,不说别的话,只是叹息着:‘我不走了!不走了!’”虽然所有的人都意识到罗伯尔已经没有了生还的机会,他还是“在山里彷徨了一整夜”,说什么也不肯离开这里……这份真诚的情感来自于他对罗伯尔真诚的爱和关怀。要不是作者巧妙地给我们安排了罗伯尔的回归,恐怕我们也要随着格里那凡而伤痛欲绝了。
  在潘帕斯草原上,格里那凡、罗伯尔和塔卡夫三个人遭遇了红狼的袭击。弹尽粮绝之际,格里那凡心中想到的只是罗伯尔,“他抑制不住感情的冲动,把孩子拖到怀里,紧紧地抱在怀里,吻着他的额头,同时,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睛里流出来。”而当塔卡夫想出一个冒险引开群狼的主意时,他坚决要求自己前去,他嘴里说的是“让我去!你救这孩子!我把他托付给你”。在生死之际,我们感受到的是一个父亲发自内心的最真诚的爱。
坚强的领袖
  格里那凡是苏格兰人,在当时苏格兰和英格兰的民族矛盾中,他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正因为此,他对格兰特船长的寻找不仅仅是出自于道义,更是志同道合者的惺惺相惜。寻访格兰特船长的队伍带着满怀希望起程,经历了一次次的挫折,一次次的打击,然而他们始终能够坚定不移、团结一致,不能不说是因为有格里那凡这样一个主心骨。
  不能忘记在翻越安第斯山脉无路可走的时候,格里那凡的一句“你们愿意硬走过去吗?”马上赢得了所有队员的呼应;不能忘记在澳洲被土匪围困的时候,他们需要一个人冲出重围,已经负伤的格里那凡的一句“我不能把我该冒的危险推给别人”,让所有的成员为之感动;更不能忘记的是他们被土人俘虏的时候,他始终都是站在最前面,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换回其他同伴的生命……
  是的,从汤姆·索亚身上,我们读到的是孩子的纯真;从鲁滨孙身上,我们读到的是面对困境时的坚强;在堂吉诃德身上,我们读到的是理想主义的光辉;而在格里那凡身上,我们读到的是卓越的指挥才能和超凡的领袖魅力。
  也许我们的生命中不会有如小说所叙述的这般冒险的机会,但我们从格里那凡等英雄的身上,可以知道成为一个英雄所应具备的品质。

(名著导读)《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梗概

每一个传奇都会有一个引人入胜的开局,我们要看到的这个故事亦是如此。
  那是1864年7月26日,苏格兰附近蔚蓝的海面上,典雅而华丽的游船“邓肯号”正在进行它的处女航。船主是苏格兰人格里那凡爵士和他新婚的妻子海伦,船上还有格里那凡的表兄麦克那布斯少校。
  “有一条大鱼扑到船后浪槽里了。”船长约翰·门格尔报告。机敏的船员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显身手的机会,不一会儿,一条巨大的“天秤鱼”——鲨鱼中最凶猛的一种——就被大家钓到了船上。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鲨鱼肚里的一只瓶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海上找到的瓶子常常装着宝贵的文件,这是有经验的水手的常识,而这条船上所有的人恰恰都是富有航海经验的。
  小心翼翼地刮去瓶外面粘附着的凝固的杂质之后,大家发现瓶塞已经被海水腐蚀。敲掉瓶颈之后,人们看到了一些沾在一起的纸片。
  这是用英文、德文和法文分别写下的内容相同的文件。但之后所发生的一切曲折和整个故事最奇妙的巧合也正是由此而来——由于海水的浸蚀,三封信都成了模糊的碎片,上面只有一些不成句子的单词可以勉强辨认。把三封信上的单词拼合起来,大家知道了这是一封求救信。
  抛下求救信的是一位雄心勃勃且令人尊重的苏格兰人——格兰特船长,他的三桅(wéi)船“不列颠尼亚号”在两年前的1862年6月沉没在南半球,与船长在一起的还有两名水手,信中的“必死”一词表明他们遭遇了重大的危险。至于沉没的地点,三封信中只留存了一个纬度——南纬37度11分,准确定位所必需的经度却完全遗失了。根据信中的半个关键词“gonie”,大家断定失事的地点在南美洲属于智利的“巴塔戈尼亚”。
邓肯号回港后,格里那凡一方面派人通知报纸刊登启事,寻找格兰特船长的亲人,另一方面自己连夜赶往伦敦,请求英国政府派人去救助这位遇险的船长。然而美好的愿望总是与事实有着巨大的差距,几日以后,格里那凡神情沮丧地回到家中——英国海军部根本不愿意花费资金去寻找和救助格兰特船长,因为这位伟大的船长是一位苏格兰的民族主义者,而英国政府恰恰不喜欢这样的人。
  在家中,格里那凡见到了闻讯赶来的格兰特船长的一双儿女——十八岁的玛丽和十二岁的罗伯尔。看着这姐弟俩伤心欲绝的神情,想到是自己的同胞正在海外受难,心地善良的海伦首先提出,邓肯号完全有能力完成环球航行,也完全可以承担起救援格兰特船长的任务。
  在一片欢呼声中,这个决定得到了众人一致的赞同,一次伟大的征程也由此开始了。

(名著导读)《西游记》中的地理

火焰山:它是中国西部一种独特的自然现象,玄奘所写的《大唐西域记》一书称之为“火类岙(ào)”,是由深埋在地下的煤层自燃起火而形成的,有些火到现在已经烧了数百年。有人附会说它是新疆的火焰山,这是不准确的。
  流沙河:指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八百里大流沙,《西游记》的作者不了解真相,把它写成是一条水河。
  车迟国:即西域的古车师国,玄奘取经时在这儿曾和当地僧人有一次斗法。
  通天河:即印度河,是印度的门户,历史上玄奘曾在这里落水失经。
  雷音寺:指印度那烂陀寺,当时佛教的最高学府,世界佛教的中心,玄奘在这儿取到了真经。

(名著导读)《西游记》中的神佛

《西游记》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神佛世界,展现了一大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影响深远的仙佛形象。这部伟大的经典名著与中国古典文学中其他的神魔小说有很多不同,最突出的一点就是小说中的诸神佛引人瞩目的不仅仅是他们超人的力量,更在于他们身上浓厚的世态相。待佛光仙气褪尽之后,我们看到的是一群生活中的凡夫俗子,感受的是作者揶(yé)揄(yú)讥讽的一片苦心。
玉皇大帝:庸碌无为的统治者
  看上去井然有序的神佛世界实际上是由天庭政府和西方雷音这两个各自独立的系统组成的,不过在吴承恩眼里,似乎玉皇大帝的地位要高一些。悟空大闹天宫,天兵天将徒呼奈何,玉帝只好派人到西方请来了如来佛。等到如来降服了悟空将返之际,一直远远躲藏的玉帝方始现身,此时“佛祖闻言,回身瞻仰”;玉帝请如来吃饭,如来“不敢违悖”;吃完饭,如来要领着弟子“向玉帝前谢宴”。可就是这样一个天界第一的最高领袖,其本质上却是一个庸碌无能之辈。且不必说他手下的兵将在与悟空的对决中一败涂地,也不必说他因为一件小事就让凤仙郡大旱三年,百姓遭殃,单是看他对待悟空的态度就可知其统治的能力如何。悟空大闹龙宫、地府,龙王和冥王告上天庭,玉帝先是传旨“朕即遣将擒拿”,等太白金星说“可授他一个大小官职”时,又“闻言甚喜”。悟空不满弼马温的官职反下天庭,玉帝因为面子受损,就派兵征剿,没想到失败而回,他先是故作惊讶地说“这妖猴,何敢这般狂妄!着众将即刻诛之”,等太白金星再次出面反对,就马上又改口让其前去安抚。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看上去好像是“从善如流”,其实不过是耳软心活、没有主意罢了。
天兵天将:外强中干的无能辈
  “黄风滚滚遮天暗,紫雾腾腾罩地昏”,这是天兵天将出征讨伐花果山时的壮观情景,看上去颇有一番威风凛凛、天下无敌的气势。为了捉拿花果山的一个猴王,玉帝“即差四大天王,协同李天王并哪吒太子,点二十八宿、九曜(yào)星官、十二元辰、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东西星斗、南北二神、五岳四渎、普天星相,共十万天兵,布一十八架天罗地网,下界去花果山围困,定捉获那厮处治。”
  当然,不仅场面壮阔,而且自信心也早已爆棚。巨灵神叫阵的一番话就很有代表性:“我把你那欺心的猢狲!你是认不得我!我乃高上神霄托塔李天王部下先锋,巨灵天将!今奉玉帝圣旨,到此收降你。你快卸了装束,归顺天恩,免得这满山诸畜遭诛。若道半个不字,教你顷刻化为齑(jī)粉!”
  可是这样一支几乎聚集了天宫所有兵马的部队攻打一座小小的花果山,战果何如呢?先是巨灵神败下阵来,然后哪吒三太子败下阵来,九曜恶星败下阵来……“这大圣一条棒,抵住了四大天神与李托塔、哪吒太子”,最后是大圣得胜,转身回洞。
  更为可笑的是一场大战之后,天兵天将们居然还要“众各报功”,“有拿住虎豹的,有拿住狮象的,有拿住狼虫狐■的,更不曾捉着一个猴精。”想想他们一个个貌似威武,却偏偏拿一个猴头无计可施的窘迫样子,真让人忍不住要笑了。
天界众仙:逢迎拍马的真小人
  如果说天兵天将让人觉得可笑,那么天界众仙就只能用“可气”这两个字来形容啦。这是一帮习惯逢迎拍马的官僚,是一群只会欺软怕硬的小人。且先瞅瞅他们丑陋的嘴脸吧:
  镜头一:(悟空在龙宫得到金箍棒,又向龙王索取盔甲)龙王道:“委的没有,如有即当奉承。”悟空道:“真个没有,就和你试试此铁!”龙王慌了道:“上仙,切莫动手,切莫动手!待我看舍弟处可有,当送一副。”
 镜头二:(悟空打上了森罗殿)慌得那十代冥王急整衣来看,见他相貌凶恶,即排下班次,应声高叫道:“上仙留名,上仙留名!”
 镜头三:(太白金星领着悟空首次来到天庭)玉帝垂帘问曰:“那个是妖仙?”悟空却才躬身答应道:“老孙便是。”仙卿们都大惊失色道:“这个野猴!怎么不拜伏参见,辄敢这等答应道‘老孙便是’?却该死了,该死了!”
 镜头四:(如来制伏了悟空,庆功会上王母、寿星等相继讨好如来)只见赤脚大仙又至,向玉帝前俯卤礼毕,又对佛祖谢道:“深感法力,降伏妖猴。无物可以表敬,特具交梨二颗,火枣数枚奉献。”
 这样的镜头在一部《西游记》中可谓比比皆是。在这帮神仙的身上,我们看不到女娲炼石补天的辛勤,看不到普罗米修斯为了民众而甘愿牺牲自我的奉献,甚至也看不到“刑天舞干戚”的坚韧执著……我们看到的只是森严的等级制度,无所事事的日常生活,甚至还有相互之间的包庇纵容。
 既然天上的统治阶级是这样的一副嘴脸,也就难怪人间处处有妖魔,遍地皆辛酸了。

(书里书外)《西游记》故事原型

       《西游记》描写的取经故事,是由历史上的一个真实事件演变而来的。唐太宗贞观三年(629年),青年和尚玄奘独自一人到天竺(今印度)取经,历时十七年(一说十九年,《西游记》写的是十四年),走了几万里路,跋山涉水,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取回了梵文佛经六百五十七部。他回国后,唐太宗很高兴,让他主持翻译佛经的工作,并讲述取经途中的奇闻异事。后来由他的一位门徒写成《大唐西域记》这本书,介绍西域各国的佛教遗址及风土人情等。另一些门徒写了《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一书。为了弘扬取经的业绩,扩大佛教的影响,门徒们将玄奘取经的故事故意加以夸大和渲染,使故事染上一层宗教的神秘色彩。这样,玄奘取经的故事就开始在民间流传,并在民间文艺和戏曲中得到表现。故事在流传过程中不断得到加工、丰富、发展,愈传愈带神奇色彩,最后由吴承恩写成了现在我们见到的《西游记》。

(走近名著)《金银岛》

【作者简介】
  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1850~1894),英国新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基人。他从小就对文学情有独钟,虽然后来学习的是法律专业,但从未停止过文学创作。他在短暂的一生中写出了包括《新天方夜谭》《金银岛》《化身博士》《黑箭》《错箱》及《海岛夜谈》等许多名著,这些作品以其动人的情节、娴熟的技巧、精妙而有趣的描写、简练而典雅的文笔为他赢得了世界声誉。史蒂文森长期疾病缠身,也许正因于此,他极度喜欢新奇浪漫的生活,崇尚勇敢的行为,并特别热衷于创作曲折离奇、惊险动人的故事。
【作品简介】
  《金银岛》是史蒂文森的代表作,被誉为史上最成功的海盗小说。1881年的一个冬日,他的养子要求他干一些有趣的事情来打发时光。于是史蒂文森画了一幅题为“金银岛”的海岛地图,随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各种人物在这几平方英寸的平面图上为探宝而厮杀搏斗……全书共分为六部分,主要由一位名叫吉姆·霍金斯的少年自述他得到寻宝图以及在出海寻宝过程中如何智斗海盗,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宝藏胜利而归的惊险故事。作品表现了作者在构思布局、渲染气氛、刻画性格等方面的卓越技巧。当然,故事中也包含了许多人生的道理。比如好奇心对人类自身发展的重大意义,人走上邪恶之路后要改正是多么的困难,一味追求金钱会造成灾难等等。
【精彩节选】
我降下了海盗旗
  我还没有在斜桁上站稳脚,就听到三角帆像放炮一样啪的一声鼓满了风,转向了另一边。在这后退作用力影响下,大船连龙骨都颤动了起来,但紧接着,虽然其他船帆还张着,三角帆却垂下来不动了。
这一下差一点把我甩进大海去。我赶紧顺着帆杠往下爬,最后头朝下滚到了甲板上。我在的位置是水手舱背风的一侧,张开的主帆挡住了我的视线,使我只能看到后甲板的一部分。一个人影也没有。由于甲板从发生叛乱以来就再也没有擦洗过,所以上面留下了许多脚印。一只断颈空酒瓶在排水孔之间滚来滚去,倒像件活的东西。
突然,西斯潘尼奥拉号又对准了风头。我身后的三角帆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船舵也乒乓作响,整个船身猛地一抖,简直要把人的五脏六腑都翻出来。与此同时,主帆杠向船的内侧一转,滑车中的帆索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下风处后甲板一下子显露在我的眼前。
留在船上的两个家伙果然在那里。戴红睡帽的那位龇牙咧嘴,仰面朝天地躺在那里,像根木棍一样硬邦邦的;他的双臂伸开,像钉在十字架上。伊斯利尔靠着船舷坐在那里,下巴抵着前胸,双手掌心朝上摊在他面前的甲板上,棕色的面孔像蜡烛一般苍白。
没一会儿,帆船像匹烈马那样不停地上蹿下跳,左摇右晃。鼓起的风帆时而这边受风,时而那边受风。帆杠来回晃动,晃得主桅不停地叫唤。而且,不时还有一阵阵浪花飞过船舷,船首也会重重地与浪涛相撞。风力对这艘装备良好的大船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对我那只已沉入大海的原始小筏子的影响。
帆船每跳一下,戴红睡帽的家伙就会来回滑动一次。但无论船怎么颠簸,他的姿势和脸上龇牙咧嘴狞笑的样子没有发生一丝一毫的改变,仍然让人看了心惊肉跳。同样,随着帆船每次跳动,汉兹似乎更加缩成一团,双脚向外越伸越远,整个身体也越来越向船尾方向倾斜,那张脸一点一点地移出了我的视线。到最后,我只能看到他的一只耳朵和一绺络腮胡子。这时,我注意到他们两个人身旁的甲板上都有斑斑血迹,我开始相信他们一定是酒醉后发怒时互相残杀了对方。


(选自上海译文出版社《金银岛》一书)         

读《傅雷家书》想到的

    很早就知道《傅雷家书》,但一直没有去看。今天晚上值日到初三年级办公室,闲聊中谈到了对子女的教育问题,班主任李老师提到了《傅雷家书》,并拿了初三语文书中所选的傅雷家书两则给我看。我迅速的浏览了这两则傅雷家书,深深地被信中真挚的父爱所感动,更被深刻蕴意的话语所震撼——“人一辈子都在高潮——低潮中浮沉。惟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一潭死水;或者要有极高的修养,方能廊清无累,真正解脱。”、“太阳太强烈,会把五谷晒焦;雨水太猛,也会淹死庄稼。”、“最折磨人的不是脑力劳动,也不是体力劳动,而是操心。”……这些堪称真知灼见,可谓至理名言。

    看完傅雷的两则家书,我的思绪也在“信马游缰”,乱想一通……


    想到了我的父亲。忆起78至81年在师专读书时,我们父子也是每月要互通一封信的。父亲写的信虽然没有傅雷家书中那么蕴意深刻的话语,但是字里行间同样透出浓浓的父爱,因此,每次收到父亲来信的几天,心里都是暖融融的,学习格外的用功。师专三年读完,我收到父亲的信共有二十多封,这些信我一直珍藏到94年,后来由于家从三中搬到二中,这些信被不经意的处理了,当时还不觉得什么,到2004年父亲去世后,就深感到是件永远不能弥补的憾事了。


     又想到了自己和儿子。儿子从小学到高中都在身边读书,不需要写信,在中科大四年的大学时间,由于有了发达的手机电话通信,我们也没有互写过一封信,有的也只是简短的手机短信。有手机通话固然方便,但是,电话中的通话并没有写信的功效。首先,写信可以思考成熟后再下笔,还可以更改,而通话是即时就要讲,完全是临场发挥,讲出来的话语就可能没有写信那样蕴意深刻,况且有些话还只能通过信写出来,不好口头讲出来的。其次,信有重新再看再教育的功能,而电话交谈没有。另外,信可以收藏,长久保存,不仅可以自己看,还可以留给子孙后代看。傅雷当时如果不是与儿子通信而是通电话,那么就不可能有今天看到的《傅雷家书》了。所以,我想现在的父母与远隔的子女联系不能只靠电话交谈,要和传统的写信结合起来,既利用电话的及时快速功能,又充分发挥信件的长效教育功能,两者结合,这不是更好么。儿子大学毕业现在上海工作了,下次打电话时我一定要他去买一本《傅雷家书》好好看看,今后与儿子除了电话联系外,还要适当的给他写写信。


     还想到了当前学校的学生教育问题。现在学生中“留守孩子”很多,家长长期在外打工,有的为了与孩子联系给孩子配了手机;有的干脆把孩子扔给在家的老人、扔给学校,一年到头不闻不问子女的情况,即使是对子女关心的家长也只是关心他们的学习成绩,而不会过问子女的做人和品行方面,更不会给子女写一封信。记得我校的有些班主任在召开家长会时,会要求每个学生预先给自己的父母写一封信放在自己的座位上,给参加会议的家长看,家长看信后的感触是很深的。但是,班主任没有要求家长也给子女写一封回信,这是很遗憾的事。为此我想,要在学校广泛地开展家长与学生的写信活动,发挥信件的教育功能,让写信在学生教育中发挥作用。

红楼梦境(乔伊文)

索索绕绕,不散的红楼梦境缠得我再次翻开了《红楼梦》。
  手起,琴响,焦尾琴携千年的忧怨,娓娓道
来……
黛玉葬花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
……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试想,晨雾缭绕中,一位身轻如燕、弱不禁风的女子迎晨踏着落红而来,衣带随风舞动,高挽的发■微微颤动,手持纤细的花锄,含泪而吟“葬花词”,这是何等的美态!秋风中,满地花瓣绕着一位姿色倾城的悲戚女子,疑是九天仙子下凡尘也不为过吧?只叹自古红颜多薄命,抬手拭拭眼角,微微有些润湿之意。
  手落,琴声顿止。
     宝钗扑蝶
  颤颤再抬手,琴,又响。
  卿只盼好风凭借力,送卿上青云,
  怎奈他不念金玉良缘?
  呀!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这支曲是我写给处世圆滑的宝钗,她吞食了许多冷香丸,试图将那股青春女性的烂漫活泼压抑在心底,以迎合长辈的心意。可这次,是宝钗不经意间的一次外泄。
  夏日明丽,榴花散芬。一位貌似玉环,体态丰腴的富家小姐身披绸缎,颈垂珠帘,一双美目紧随着一只玉蝶。小姐取出团扇直追而去,发■微松,环■叮当,额上香汗淋淋。
  心中一惊,手不由地一勾,只听“腾”的一声,弦崩断了!
  琴声又停。
宝琴立雪
  弦在颤抖,琴音又起,但已乱不成章。
  疏是枝条艳是花,
  春妆儿女竞奢华。
  闲庭曲槛无余雪,
  流水空山有落霞。
  宝琴年纪轻轻便才华横溢。这次,她在芦雪广与大家即景联诗后,跟宝玉去妙玉那里讨了红梅来,丫鬟替她抱着瓶,她身披红色斗篷,傲雪而立,宛若那株红梅,霜晓寒姿,她回眸在雪中一笑的那一瞬,天地为之凝固,她就那样笑着,好似一位冰雪女神。
  心中一惊一乍,一根根弦登时断尽了。
  不妨,拔剑,手已握不住了,用剑在琴上弹起。
湘云醉卧
  剑琴相交,乐声又奏。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
  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记旧游。
  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湘云是位开朗活泼,青春靓丽的少女。虽身世悲凉,却乐观向上。
 芍药花开,一位姣似春花,媚如秋月的少女醉卧山石上,全身被纷飞的芍药瓣埋了起来,青丝散挽,似棠春睡,无限娇媚,香梦沉酣。“只恐石凉花睡去”,这是多么可爱的画面!
 心止,境散,剑断,琴碎。是谁书写了这永恒的美丽?■

陪你的心灵做游戏

 一张没有格子、没有折痕的白纸,一支普通的黑色水笔,一个没有人打扰的清晨,你可以做些什么?


    这一切是为开始一个个心灵游戏所做的准备。在白纸上写下你的重要他人、你的支持系统甚至是墓志铭等等,跟随游戏的指导语,就仿佛手握着开启我们心灵密径的凿子和锤子,在不经意间默契地与自己心灵进行沟通与对
话。


    心理学研究证明,游戏对儿童的发展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然而游戏却不仅仅只对孩子才有意义。人生如“戏”,一种轻松达观的态度可能更容易帮我们为自己的生命做出正确的选择,或者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可能都是需要游戏帮助发展的小孩子,在各种负担日益压迫心灵空间的今天,我们更需要游戏这样轻松的形式给心灵以喘息之机。


    交互分析理论的创始人,著名心理学家艾瑞克·伯恩认为,透过游戏可以对自己、对沟通对象、对生活中的搭档或配偶有更为清楚的认识。同样,透过与心灵的游戏互动,我们也能更加深入地了解自己的心灵。


    游戏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


    而游戏也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需要诸多的玩伴、器械及空旷的场地。《心灵游戏》告诉我们,在宁静的时空中,用简单的物品,自己也可以完成有趣的探索游戏。


    前一段时间,正在为准备考研而焦头烂额的朋友打电话来,抱怨正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积压如山的复习题,日渐逼近的考试日期,考不上的焦虑和考上以后的迷茫,都让她有些透不过气,甚至一直向往并坚持的学术道路,也显得有些渺茫了。


    “难道我真的只是为了找一个工作?”她有些沮丧地问。


    太多的问题交织下,我知道片刻的语言是无力的,于是推荐她这本《心灵游戏》。


    “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可能没有时间看书,也没有时间去做游戏。”她歉疚地说。


    这其实是一个固执的借口。时间给予每个人的都一样多,只是人们在分配上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我执意先把书给她,请她放在枕边,并不要求一定翻阅。几天之后,她打电话给我,说书已经看完了,是在不知不觉中,就在那些清晨和午后,她随着简约的文字与自己的心灵沟通,像陪伴孩子一样耐心地与它游戏。


    “做了‘我的五样’这个游戏,才发现我最看重的居然是快乐,游戏的过程有许多挣扎,但得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我却释然了。”她说,“难怪从前觉得自己很努力地做事,心里却一直没有得到满足,原来很多并不是我真心想要的。”


    考研还要继续,而且过程依旧艰苦,但是她为自己的心境与行为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安放场所,她明白了一个限度,一个自己不能承受与快乐绝缘的限度。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不了解自己。”她说。


    其实我们何尝不是这样的。弗洛伊德有个著名的冰山理论,认为人的潜意识就像一座冰山,巨大的山体埋藏在看不见的水平面下,而能被我们感知的仅仅是冒出水面的山尖。要获得真正的满足——自我实现,我们必须更深刻地认识自己,潜入水下去窥测山体究竟是什么样的,到底什么才是我们真正渴望的。如果不明白这些,也许忙忙碌碌许多年,做了许多事,也不过是白费力气。


    另外一个游戏叫做“你的支持系统”,这也是最让人感动的游戏之一。我的朋友是一边流泪一边做完这个游戏的,她感叹说:“现在才发现,朋友一大帮,却没有几个是我的支持系统,太多时候把精力放在弥补人际关系中细微的漏洞上,而忘记了往生命的主干上添砖加瓦。”


    心灵之门就这样在一个个游戏之间不经意地打开,正如作者所说:“《心灵游戏》是我很心爱的一部作品,写的时候非常用心。那里面描述的游戏,至今我常常还和朋友们一起练习着。……当我遇到非常困惑无所适从的时候,就会做这其中的游戏,好像是在重新温习功课,解答作业。……这些游戏就像老朋友现身,一下子就把困扰我很久的问题解决了。”


    《心灵游戏——心灵成长珍藏本》 毕淑敏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