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空城计》欣赏

【作品简介】


《空城计》这篇精彩的故事出自我国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三国演义》描述了从东汉中平元年(184年)的黄巾起义到西晋武帝司马炎太康元年(280年)统一中国的将近一个世纪中,魏、蜀、吴三国间的政治和军事斗争历史。《三国演义》把历史演义小说推到了最高峰。在国外,《三国演义》被称为“一部真正具有丰富人民性的杰作”。《空城计》是整部书中后半部分最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一段,描写了诸葛亮在兵临城下的危急时刻,险中求胜的精彩一幕,充分展示了主人公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这个故事也成为中国历史上流传最广的故事之一。 


【精彩回放】


忽然十余次飞马报到,说:“司马懿引大军十五万,望西城蜂拥而来!”时孔明身边别无大将,只有一班文官。众官听得这个消息,尽皆失色。孔明登城望之,果然尘土冲天,魏兵分两路望西城县杀来。


孔明传令,教“将旌旗尽皆隐匿,诸军各守城铺。如有妄行出入,及高言大语者,斩之!大开四门,每一门用二十军士,扮作百姓,洒扫街道。如魏兵到时,不可擅动,吾自有计。”


孔明乃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


却说司马懿前军哨到城下,见了如此模样,皆不敢进,急报与司马懿。懿笑而不信,遂止住三军,自飞马远远望之。果见孔明坐于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麈尾。城门内外,有二十余百姓,低头洒扫,旁若无人,懿看毕大疑,便到中军,教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而退。


次子司马昭曰:“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兵?”懿曰:“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大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兵若进,中其计也。汝辈岂知?宜速退。”于是两路兵尽皆退去。孔明见魏军远去,抚掌而笑。众官无不骇然,乃问孔明曰:“司马懿乃魏之名将,今统十五万精兵到此,见了丞相,便速退去,何也?”孔明曰:“此人料吾生平谨慎,必不弄险;见如此模样,疑有伏兵,所以退去。吾非行险,盖因不得已而用之。”


【作品赏析】


作者首先利用“探马来报”很好地制造了紧张气氛。接着又补充道“孔明身边别无大将,只有一班文官”在城中。双方力量对比如此悬殊,要打,打不过;要守,守不住;要跑,跑不掉。面对这似乎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绝境,众官“尽皆失色”。作者就是要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展示出诸葛亮过人的才华。


强敌杀到,似乎丝毫不能影响孔明的沉着与从容,他果断地做了安排:“将旌旗尽皆隐匿,诸军各守城铺。如有妄行出入,及高言大语者,斩之!……”这些安排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会有什么作用呢?当我们疑虑重重之时,作者却用“吾自有计”抑制了我们的问题,为高潮的来临做好了铺垫。


孔明笑容可掬、焚香操琴,扮作百姓的军士低头扫地,这一部分是故事的最高潮。我们都从中充分体会到在暴风雨前的平静,而平静中又含着无限的危机。接着作者又让司马懿来猜孔明的心思。“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原来孔明冒险所以能成功,正由于他平日的谨慎。作者把这个关键,第一次让司马懿告诉了我们。然后写退敌后孔明解释所以能退敌的缘由。“此人料吾平生谨慎,必不弄险”。作者把孔明成功的关键又再度让他自己说出来。到这里读者对以前“吾自有计”所留下的疑问,才在“原来如此”的惊叹中涣然冰释。


在《空城计》这一章回中,作者充分发挥了小说写作的技巧,制造了悬念,把情节不断推向高潮。再加上恰当的对话运用,紧紧地扣住了读者的心弦,给读者留下无限的遐思。

君子三惜(沈栖)

近读《明史·周新列传》,“君子三惜”的劝谕之言,令我感慨良久。


“君子有三惜:此生不学,一可惜;此日闲过,二可惜;此身一败,三可惜。”


除少数极富天赋者外,一般人生下时的智商是相差无几的,孰聪明,孰愚钝,全靠后天的学习。“此生不学”,之所以“可惜”,是因为他学不到知识,学不到技术,学不到科学,光靠个人极为有限的经验生活,视野狭窄,思维闭塞,是无法融入日新月异的时代潮流的,“落伍”便是那些“此生不学”者的最终归宿。“此生不学”更为“可惜”的是,他无法走近真理,以真理清心明志,弃恶扬善,使自己“永如青年有勃勃生气”(梁启超语)。


柳比歇夫在《成功者的奥秘》中说:“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但是仔细分析一下这个生命,可以说最宝贵的是时间。因为生命是由时间构成的。”时间高于一切,正因为如此,“此日闲过”,便甚为“可惜”。那些虚掷自己时日的人,其实是在自耗生命;那些浪费他人时日的人,其实是在谋取他人的生命。鲁迅用喝咖啡的时间抓紧写作,陈景润用啃馒头省下用餐时间来演算1+1,朱自清在洗手的时候,悟出“日子会从水盆里流走”的人生真谛,他们不愿一日“闲过”,体现了堂堂君子的惜时精神。


任何人,包括那些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伟人,在他的人生履历中总会有失败的记录。失败,对君子而言,并不可怕、可悲、可耻。可怕的是唯恐失败而碌碌无为,可悲的是失败之后没有总结教训而重蹈覆辙,可耻的是失败之后,百般粉饰美化,当作凯歌高唱。列宁曾将那些不怕失败,同时又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以利日后实践的人称为“聪明人”。早在上世纪60年代,日本就创立了“失败学”,并设有失败资料库,各个行业各种类型的失败资料一应俱全,供人借鉴。“败”乃是人生常事,关键是看你怎样对待失败。大学问家梁漱溟先生对成功和失败有一句独到的见解:“成功是巧,在天;失败在我,是自己。”一切失败,无论有多少客观因素,无论有多少别人的过失,总有一条是你自己过失:没能克服那些不利成功的因素。“失败在我”,是对人在追求成功过程中的一种鞭策。失败后一蹶不振,才是真正的“败”,此乃君子所“可惜”也。


 

信赖:阅读的要素(王安忆)

阅读的第一要素,我想是信赖。相信我们所读到的东西,这常常是发生在我们少年时候。那个年龄,心灵像一张白纸,无条件地相信任何事情。书本给我们神圣的感觉,好比人生的老师。我们总是把书本上的话抄在日记本上,还总是将书本上的话赠来赠去。这是一个非常容易受影响的时期,是精神世界最初的建设时期。假如我们幸运地读到真正的好书,那么,一生都将受益无穷。不过,很多时候的情况则是恰恰相反。但是,尽管是这样一个不安全的时期,我也以为怀疑主义是最大的不幸。这会使我们丧失阅读的最大乐趣——那种满怀情感的接受,那种对充实内心的渴望。怀疑设立的防线又会使自己孤独,久而久之,内心便将寂寞又空虚。


当我们逐渐成长起来之后,我们便也逐渐形成了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它不仅来自于阅读,更来自直接的经验。假如我们依然热爱阅读,并且依然对阅读保持信赖,便会自觉地去芜存精,选择那些真正的好书。前段时期阅读好书的经历帮助了我们,从人生中得到的真情实感也帮助了我们。阅读和阅历使我们几乎是本能地懂得哪些是好书,哪些是那种作者以诚实与信赖写下来的文字。我们仍然以信赖的态度读书,而这时候的信赖却是一种理性的信赖。我们和书本之间建立起一种平等的关系,书本是我们的朋友。理性的信赖还可有效地抵御怀疑主义的侵害。这时候的阅读对于拓展我们不免狭窄的个人经验大有好处。假如个人经验偏于悲观,它便提供给光明的景象;假如个人经验偏于万事无忧,它则提醒我们不幸的存在;它可使我们保持乐观、良善、开阔的精神。在一个人对世界的观念已经形成的中年阶段,阅读可为我们作出补充和修正,使之达到健康完美的境地。


晚年时的阅读信赖,我想应是建立在宽容之上。因为这时候的经验已经成熟到可与任何本书作一个比较,这是该作出结论的时期。假如前两个阶段我们保持了阅读的良性循环,这时便能够再上升一格。在持有自己经验与结论的同时,善解并诚挚地去观看别人的人生所得,看到人类无穷多的心灵景象。这时候,我们应当如同相信自己一样地去读书,书会和我们融为一体。我们其实也是在读着自己。这时候的自己,应该有一颗能够包容一切的心灵,读书就提供了这样的好机会。当然,我这里指的是人类写下的最好的那类书。


【阅读小导游】


作者根据自己多年的阅读体验和感受,把阅读的第一要素个性化地归纳为对阅读的信赖,然后用缜密的思维深刻地阐述了人生三个阶段阅读信赖的不同特点:少年时期的阅读信赖是无条件的信赖;中年时期的阅读信赖是平等理性的信赖;晚年时期的阅读信赖是宽容的信赖。洗练的语言,深邃的思想,让我们对阅读有了更全面、更深入的认识。刘白羽说:“我爱书,我常常站在书架前,这时我觉得面前展开了一个广阔的世界,一个浩瀚的海洋,一个苍茫的宇宙。”愿我们的一生都能与书为伴,与阅读建立良性的信赖关系,让自己的人生因对阅读的信赖而充实精彩。


【动手做一做】


1.少年时期的阅读是不安全的,为什么作者还认为这一时期“怀疑主义是最大的不幸”?


2.仔细品读前两自然段,请归纳一下少年时期的阅读信赖和中年时期的阅读信赖有何不同?


3.作者为什么认为晚年时期的阅读应建立在宽容之上?


4.读了本文之后,相信你对阅读会有更深的理解和感悟。请你把对阅读最深的理解和感悟说出来,和同学交流一下。


(孙 志) 


 


 


参考答案】


1.如果这一时期的阅读始终持着怀疑主义,我们会丧失阅读的最大乐趣,久而久之,会使自己孤独、寂寞和空虚。2. 少年时期的阅读信赖是无条件的信赖,中年时期的阅读信赖是平等理性的信赖。3. 因为这时候的经验已经成熟到可与任何本书作一个比较,这一时期的阅读信赖,能洞察到人类丰富多彩的心灵景象。4.只要言之有理即可。比如:①高尔基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阅读可以拓宽我们的视野,可以开阔我们的胸襟,不断丰富我们的人生。②阅读首先要信赖,用心感悟书中的精华,真诚地从阅读中汲取源源不断的营养。③“尽信书不如无书”,阅读还要有怀疑精神,敢于质疑书中的观点,能与作者平等对话。

《西游记》人物素描之孙悟空(张萍)

《西游记》是一部家喻户晓、深受老百姓喜爱的小说,孙悟空是全书最光辉的形象。他本是花果山的“天产石猴”,是“天真地秀、日精月华”的自然之子,是聪明机智、乐观豪放、崇尚自由、不怕艰辛、富有正义感的英雄。


无拘无束美猴王


总体评议:生性自由,大胆敢为,对待神佛桀骜不驯。


核心阶段:此性格贯穿始终,集中表现在花果山称王、大闹天宫等情节中。


经典语录:“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


尽管孙悟空的身份在小说前后有巨大变化,然而其性格却是始终一致的,这就是他的率性而为,藐视一切。参加取经,先要与观音讲条件;取经途中,经常驱使山神土地、四海龙王、值日功曹前来效劳,稍有拂逆,那就要“伸过孤拐来,各打五棍见面,与老孙散散心”;为欺骗小妖,他便要玉帝闭天,“若道半声不肯,即上灵霄殿动起刀兵”……


这种性格最突出的表现还是要看大闹天宫一章,这只可爱的猴子凭着自己的性子,将天界上下闹得人仰马翻。他闹龙宫,向龙王强索兵器;闹冥司,把生死簿上猴类的名字一笔全勾;因“弼马温”之事,感到自己受了玉帝的愚弄,便打出南天门,竖起了“齐天大圣”的旗帜;玉帝第二次骗他上天庭,给他盖了“齐天大圣府”,他却每日云游四海,交朋结义;蟠桃盛会没有邀请他,他索性把天宫闹得一塌糊涂……即使天庭的大兵压境,他仍不屈服,甚至在如来面前宣称:“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后来,众神总算把他投进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来烧炼,历经七七四十九天,他纵身而出,蹬倒了八卦炉,把老君摔个倒栽葱,打得九曜星闭门闭户,四天王无影无形。最终悟空没有跳出如来佛的手心,被压在五行山下,但他也以自己独特的方式——一泡猴尿,嘲笑了威严的神佛。好个孙悟空,每次读到这里,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如果抽掉闹天宫这一部分,悟空那鲜明的个性就不会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神话英雄形象定会减色几分。


智勇双全孙行者


总体评议:嫉恶如仇,除恶务尽,对待妖魔斗争到底。


核心阶段:集中表现在护卫唐僧西天取经的过程中。


经典语录:“怕什么山高水险,水阔波狂!我老孙也捉得怪,降得魔。伏虎擒龙,踢天弄井,都晓得些儿。”


取经是悟空的成熟阶段,他那率性、叛逆、反抗的性格继续发展,升华为同一切妖魔鬼怪斗争的战斗精神。


在困难面前,悟空顽强不屈,随机应变,活脱脱一位战斗英雄。红孩儿口吐“三昧真火”,烧得悟空九死一生,他却依然抖擞精神,强行索战;小雷音群神被擒,悟空仍孤军深入,与恶魔相斗。作战中他还机智灵活,善于变化,常常以假为真,愚弄妖精。他经常变成小虫、小蝇钻到妖洞里摸底,有时又化为妖精的母亲、丈夫去欺骗他们,他还多次用钻肠入肚的方法反败为胜。他在妖怪肚子里“跌四平、踢飞脚”、“打秋千、竖蜻蜓”,疼得妖怪满地打滚,满口求饶,钻出来时还机警地先用金箍棒“探路”,反叫妖怪崩碎了门牙。正因为悟空的这种机智、勇敢、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战斗热情,取经之后获得的“斗战胜佛”称号也更加名副其实。


悟空还是一位锄强扶弱、打抱不平的江湖好汉。他除妖要么是因为妖怪阻碍了取经事业,要么是因其危害百姓,所以他与妖怪的斗争始终让我们有痛快解气的感觉。在朱紫国,见国王招纳医生的皇榜,他满心欢喜道:“且把取经事宁耐一日,等老孙做个医生耍耍。”在比丘国,得知妖怪要用一千一百一十一个小儿的心肝煎药,便主动降伏妖怪,解救了孩子们的性命;在隐雾山打死豹子精,救出了贫困的樵夫;三调芭蕉扇,熄灭了火焰山的大火,既开通了西行的道路,又解救了当地的百姓。取经一路我们处处可见他挺身而出,为民解难。


这就是孙悟空,起初他像不懂事的孩子,看似缺乏教养,实则天性自由,率性而为。取经路上,他又有了一种成熟的可爱——为了一个目标,克服重重困难,永不言弃。他降妖除魔,清除祸害,帮助唐僧完成了伟大的事业,自己最终也修成正果。

一本好书对孩子的意义(和孩子一起读《夏洛的网》)

    我儿子快六岁了,还认不了几个字,所以爱“听书”。最近才给他讲过《夏洛的网》。
    这是一本经典童话,可说来惭愧,我从前从未读过。在给孩子讲述之前,我先大概翻了一遍,觉得故事比较有趣,但也仅此而已。是在给孩子讲的过程中,我才真正理解了这本书作为“名著”的意义。
    一本好书,能紧紧握住你的心。上了一天班,已经很累,更何况作为一个编辑,整天和书报文字打交道,所以回家后没有多少再去碰书的冲动。为了培养孩子的读书习惯,硬着头皮拿起来吧。先给他念了故事的梗概,这是一本关于蜘蛛和小猪的故事。看得出,他对蜘蛛和小猪之间能发生关系有着极大的兴趣,因为据他已有的知识,这两种东西应该很少有机会在一起。限于体力,我们约好一晚只讲两章。他很快就陷入了故事的情节中,只觉短短的两章不过瘾。每次讲完,总是依依不舍。他不敢直接违反“合同”,就引诱我说,你看看,下面的故事是不是如何如何呢?他用自己小小的手指头点着新一章的段落,神情仿佛一匹狡猾的小鼠,渴望中带着恳求。每每我忍不住,多奖励他一段两段。
    一本好书,能让你体会到文字的神奇。书是任溶溶译的,语句极普通,但挡不住的精彩还是随处可见。印象比较深的是给孩子讲到小猪第一次逃出谷仓时,面对朋友们的指挥昏了头的情景。
    母鹅给威伯发出一个又一个指令。
    “别傻站着,威伯!快逃,快逃!”母鹅大叫。“转圈跳,往我这边儿跳,溜过来冲出去,过来出去,过来出去!往树林跑!迂回前进!”
    长毛狗猛地蹿起来咬向威尔伯的后腿。威尔伯蹦着高儿跑开。勒维冲上前去抓威伯。祖克曼太太对勒维尖叫起来。母鹅还在为威尔伯加油。威尔伯从勒维的双腿间逃了出去,勒维没有抓到威伯,反一把搂住了长毛狗。”干得好,干得好!”母鹅叫道。”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往下坡跑!”母牛们出主意。
    “向我这里跑!”公鹅尖叫。
    “往上坡跑!”绵羊大喊。
    “迂回前进!”母鹅嘎嘎地叫着。
    “跳,蹦高儿!”公鸡叫。
    “小心勒维!”母牛提醒。
    “小心祖克曼!”公鹅扯着嗓子喊。
    “小心那条狗!”绵羊大叫。
    “听我的,听我的!”母鹅尖叫。
    可怜的威尔伯被他们的乱叫弄得又晕又怕。他可不喜欢成为这些乱子的焦点。他本想试着听从朋友们给他的建议,可他不能同时既往上坡跑,又往下坡跑,而且,他也不能一边蹦起来一边迂回前进,更何况他哭喊得这么厉害,几乎弄不清周围都发生了什么事。
    孩子一边听一边笑得要翻倒,只这段就重复念了四五遍不止。等到躺在被窝里了还自言自语复述着。几天后去幼儿园接他回家时,老师向我表扬他在课堂上“创造性”地改编了“小红帽”的故事。原来,他在讲小红帽逃避大灰狼的追击时,用了许多活灵活现的动词。我敢肯定,他不是什么语言的天才,只不过他在讲故事的时候,脑海中比其他小朋友多出现了一头小猪。我不盼望着孩子长大后成什么作家,只要写作文时能轻松一点,我也要感谢我本书功德无量了。
    一本好书,让你的心更干净和柔软。孩子的姥姥前些天病了,老人显得心事重重, 一家人商量着怎么能让老人家开心一点。忽然看到儿子身子趴在床上,脑袋却垂在床沿下边。我以为他又在调皮,正想“修理”他,他却告诉我正在帮我们想办法。他说,蜘蛛夏洛在想办法救小猪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夏洛说头朝下全身的血就会流到脑子里,办法就来了。我问他感觉怎么样,儿子说头不太舒服。我让他停下来,他说夏洛为了朋友都不怕难受,我为了让姥姥开心就更应该不怕难受。也许在大人看来,《夏洛的网》所要传达的就是“友谊与生命”这样的微言大义,但如果你这样告诉孩子,他一定不会理解甚至不知所云。在读了故事之后,孩子自己知道了在别人有了困难的时候应该挺身而出,这个故事就没有白读,是完全地值得了。
    通过孩子,再读《夏洛的网》,我的感觉也绝不再是“仅此而已”。我有些“感动”,这久违的感觉真好。诸如《夏洛的网》这样的好书何止千万,我们首先要去读,去发现,去感受,再努力把它们传递到孩子那里。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书评家在介绍这本书的时候说,这是一本好书,写给孩子,也写给大人。(乔枫)

书时光:只为自己高兴

    张宗子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二十世纪的西方作家中,卡夫卡和博尔赫斯都是我喜欢的。相比之下,我对后者感觉更亲切,可能是因为性情较为接近吧。别人的性情我未必能知道,何况是远隔时空的陌生人。那么,这里说性情,仅仅是我从阅读中获得的印象,与实际情形相差多远,只有天晓得,也可能多半是出自一厢情愿的猜测。在爱尔兰诗人叶芝身上,这种情形也存在。这种个人角度的阅读难免褊狭,公正的批评家避之唯恐不及,但作为一个普通读者,一个除了愉快别无奢求的读者,他一辈子都可能沉浸其中而难以自拔。因此,他的趣味至上主义是再明显不过的,他的知性也披上了情绪的外衣。


 



  ……



  读书是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东西,一如爱情。很多人终其一生都不会明白,他们以为是爱情的东西,不过是达成婚姻的手段而已,顶多是婚姻一段诙谐的序曲。所以,真正的爱情是很少的,一如读书。



  经典也像人。伟大的作品并不把伟大像一面酒旗高高挑出屋檐,我们也不能用世俗强加的各种符号来判断一个人的价值。在不经意的时候,我们和经典擦肩而过,既是机缘不足,也是因为我们没有更投入。我们必须像深入一个人的内心一样深入一本书,然后它旷世的美才能像晓雾中的风景,愈来愈明晰,愈来愈亲近,让我们油然而生爱慕和崇敬。



  阅读基于个人,阅读经验是个性的必然结果,正如书是另一个已离去的人的个性的结果。因此,人与书的相逢,无异于两个人的相逢,是终成陌路,还是永为知己,靠的是心有灵犀,靠的是缘分。



  此处的所有读书随笔都可作如是观。我从来不追求绝对正确,世界上有比正确高得多的东西,譬如美,譬如善,譬如爱,譬如情趣,我只是随兴所至,把那些我看出来的,或自以为看出来的东西写下来,并且希望它有趣,希望它表达了作为读者的某种善意。与此同时,我也写出我的希望,更愿意读到这些文字的人,从此之后,也从提到的这些书中找到自己的希望,并把希望保持下去。陈寅恪先生写《柳如是别传》,有些考证不一定站得住脚,这部巨著的伟大,在于与其说它是学术著作,不如当它为一部创作,一部借他人之酒浇自己胸中块垒的创作。《柳如是别传》的抒情成分特重,像小说,更像长诗。因此,有关钱柳的一些细节其实不太重要了,重要的是陈寅恪通过钱柳姻缘写出了自己。本书中的一些篇章,如《此岸的薛宝钗》,非常主观,也非常抒情,读者倘不以学术的严密来要求它,则幸甚幸甚。



  每天早晨,坐在图书馆的餐厅,面对一杯咖啡、一碟面包、一本书,开始新的一天,这是相当惬意的事。你无法知道每一天会为你带来什么。一些意味深长的事也许正在发生,也许表面的热闹只包藏了一个巨大的空虚。你无法知道。图书馆如博尔赫斯所说,是一个迷宫,其实每一本书都可以是一个迷宫,何况人。我想到这些,仍然平静如水。咖啡热腾腾的,如人的信念,在饮尽之前不会变得冰冷。(张宗子 著)